紫羽挽歌

学习我所见过的一切

“用最朴素词句,记下这一刻的他们”
和用这个签名的单方面断了cp

感情难道有意义吗?

我再用毛的tag会不会掉光毛?

半年更一篇的人_(xз」∠)_

仅仅是全职粉,不接受其他任何书目安利

删文整改中

占tag抱歉!

给太太的repo @司炉

第一次买本子,第一次返图……紧张……

怎么说,深海就是一篇很温柔很治愈的文。

第一次看完之后有手抄的想法(小声逼逼

这次看到二刷的消息十分激动。

自己照完相处理完了就发上来啦,距到货日期迟了三天。

最后一张是小意外吧,买了4张pvc,发了7张过来(笑

死了_(xз」∠)_

新到的高中,住读,收手机,每周五晚自习结束发。


周六早上回家,下午18:25要回教室,再收手机。


每个月放月假,周五晚回家,周天回去。


现在坚持每周五晚写100字,纸稿。


下一章一定是在长假了……













希望能遇到懂我的人

奶香鸡胸肉:

转发这只奶香锦鲤
祝福各位心想事成
能像后面各位小仙女一样
要啥来啥
我就不说我自己了
毕竟今天早上刚刚出了超稀有
感谢神仙画手 @ㄤon
本条已开放转发
请不要忘了来还愿


关注必看/读文预警,谢谢!

希望您能认真看完全文。








万分感谢!!!








鞠躬


















首先,个人三观不存在,没有现代人类社会所说的那种三观,(好像是叫道德观、世界观?还有一个不记得了),举例来讲的话,简单粗暴一点就是,任何事物无论干什么都是可以的(注意,不是允许的,或者被允许的),只要ta愿意,包括强♦♢奸、杀■□人,以及等等等等你想得出来和想不出来的暴行,仅做简单举例。法律只是为了安全而已,一个心理保障罢了。








法律既然不一定是对的,那它就一定错了,因为它的名字是法律,它的象征意义在那里。








其次,我个人默认平行宇宙的存在,相信每一位二次元人物的真实存在。(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


我写同人的话,目前,目的是以全职高手中已经做过基本创作的人物为载体演绎我想要表达出的思想


通俗一点,我找了全职中的人物来演戏。


“我认为同人创作就应该是为爱发电。”如果我这样说能使思想的传播更加广泛,我十分愿意用这样的名义去宣传我的文(但我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没错


在我计算好了利益与损失之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按照计算,我现在这么做是在亏本,可是我希望大家看到真实


只是恰好我真是十分“黑暗”。




最后,弱肉强食、利益论的忠实拥护者。


反感现代社会








个人感觉没什么好说的了,就到此为止吧,随时补。

【all叶】极夜尽头——4

对本文感兴趣请读

虚空陆

夜晚,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辽阔大地上,有几处的灯火以爆炸式的密度集合在一起,其他地方则是一片空寂。这样的生命分布与其说是异常,倒不如视为虚空特色。

一个喧嚣的酒吧里,吴羽策坐在吧台的正中,手里拿着一杯紫红色的液体,纷乱错杂的光影撞击到水晶杯上,更显出这酒品质之高,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

吴羽策今天身着一袭艳红色长裙,略微易了易容,高挑的身材再加上亦男亦女的妖娆美貌,光是坐在那里就成为了半个吧的焦点。男男女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像是要挖掘出最深层的秘密。

吴羽策倒是习惯了这种不一般的注目礼,在四面八方的眼刀下自若地做着自己的事,倒是能令他回忆起几分在战场上的从容,只可惜少了几分硝烟的滋味。

“小姐可真是美,有没有兴趣陪在下待一晚啊?”一个吸着长杆烟的男人进了酒吧,只扫了一眼就直奔吴羽策所在的位置前来,也不点单,就坐在吴羽策相邻的位子上。

暗自沉浸在对过往的回忆中,被这一下子突然打断的吴羽策有些错愕,但也没有抬头,晃晃手里的水晶杯,酒液在杯子里撞出一个流光的花儿,开口对那位邀请自己共度春宵的先生说:“对不起,辜负了您的好意了,我在等人。”

叶修倒也不气馁,戴着手套的食指扣扣桌面,又说了一句:“哦,小姐是在等情人吗?他可真大胆,敢让您这样一位美人在这儿等他。”

吴羽策对这句话不置可否,只是转头对一个正面走来的男子微微一笑,迎了上去,在拥抱中送上一枚香吻,面上扭出一个妩媚的笑颜,眼角的恶魔暗纹更显深邃,末尾处是一抹妖冶的红。

李轩对着自己的搭档明显也有几分无奈。擦着吴羽策的嘴边也回给他一个浅浅的吻,微笑了一下。震碎了吧里一众青年的心。

叶修就站在一旁,单手倚着吧台,扶着下巴,另一只手自然地垂落在大腿上,以一种超脱世外岿然不动的气质看着这两位“秀恩爱”。

“我说,我好不容易溜下来一趟,你们就不能正经点吗?”

李轩马上澄清:“不是我不正经,是他。”

吴羽策开口,以一种麻麻的语气说道:“我这样容易吗?效率最快就只有这法子了。”

李轩睁着眼看看吴羽策,松开挽着他的手,走到吧台边拿起那杯紫红色的酒,一口口地喝着。

吴羽策就停留在原地,旋转的指尖萦绕过一道灵动的黑气,在指缝间迂回,又从指甲尖上被切开,破碎。

作为顶尖的魔,有着全黑帝国顶尖的读心能力,吴羽策不会随心地去解析别人的想法,但是今天例外,此夜例外。

叶修的到来实在是突兀。平时都陪在叶修身侧的苏沐秋也没有随行而来,倒真像是叶修所说的“偷溜”,只是现在帝国情况明显不对,凭借着这片大陆上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中帝国第一的信息流通量,吴羽策明显地察觉出这场风暴的中心就是现任黑帝——叶修。更何况今日相见时他竟然解读不出叶修的想法,只有在搭档李轩的精神力共享下才能偷览一二,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修,他的实力又有长进了。
  

叶修似是不愿和他俩磨蹭,站起身来解下李轩手中的空酒杯。

“我来了都还喝药,几个意思?而且这药王杰希配的吧,一股酒味儿。”叶修丝毫不吝啬眼中的嫌弃,凑在鼻尖闻了一下余味,就回手轻放在吧台上。

“谁叫你有几个月都没来我们这里了。虚空陆在主陆又面子小,生态条件差,一天到晚忙都忙活不过来,也只有请王前辈来配药了。”吴羽策也没什么避讳的,开口就是大实话。

最先架不住想离开的人反而是李轩。

“你们俩都歇歇吧,再不走就有麻烦了。”

“怕什么,杀出去。”吴羽策和叶修异口同声地说道。

吧里向这个方向围拢的人是越来越多,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人家一个大美人儿能和两个男人在那儿聊那么久,其他人自然也有了非分之想。

只可惜上阶帝从来对空间能力易如反掌,更何况是黑帝。

叶修放下烟杆,在吧台上轻轻一敲,三人消失不见。

吧台后的李迅擦了擦手里的杯子,喃喃自语,“辅陆的餐位费没交,叶修前辈的烟丝拿了我这儿的,也没给钱……”

杯子里忽然落下几块水晶,足以抵消叶修未交的烟钱。

李迅看着突然出现的水晶,呆了一呆,“我是不是该给策爷说一声儿,苏沐秋他追过来啦!”

【all叶】极夜尽头——2

对本文感兴趣请读

某不知名碎陆

撒满星辰的夜空下,万籁俱静;辽阔的碧蓝湖面上,水平如镜。

清秀的身影凌空而立,一对漆黑如夜的羽翼在他身后缓缓舒展开来,每一片羽毛都仿佛最上等的绸缎。

一粒水珠从青年的脸颊边缘缓缓滑落,“叮”的一声响,天地间所有的光华都仿佛被那道身影所吸去。

周泽楷轻抚着颈侧的暗六芒星印记,精巧的藤蔓缠绕在六芒星的框架上,血红的叶脉悄悄脉动,中心的曼珠沙华随风摇曳。

这个印记是活的。

用力扇动了一下身后的羽翼,平静的湖面上泛起巨浪。黑翼霎时收拢,把周泽楷包裹在内。

湖水落下后不久,黑翼缓缓张开。操控着火焰蒸干了水分,周泽楷飞回岸边,示意在岸边静候已久的侍者。

侍者小心翼翼地躬身递上独属于眼前这位堕天使帝爵的宫廷礼服和一小瓶精封的气体。

周泽楷,黑帝国举国上下公认战力第一人,封号【翳云】,血脉改造堕天使后更是无人能敌,至于为何至今还未挑战帝位仍是一个谜团。与虚空陆上生机衰败,蓝雨陆上动植物蓝化,烟雨陆上常年起雾,呼啸陆上风暴不息,雷霆陆上雷云滚滚,微草陆上植物茂盛并称“黑帝国七大未解之谜”。

看着眼前无法即时合成的羽金礼服,周泽楷皱皱眉头。

我已经尽力避开你了……为什么,你偏偏又要找我。

周泽楷已经有三百年未参加黑帝国举办的任何活动,他以静修为由拒绝了所有邀请,也就自然有三百年没见过叶修了。

伸手拿起瓶子,注入魔力开封。一点点吸尽瓶中的气体,才开口:“衣服?”

侍者躬身在一旁应答道:“叶陛下请您去参加帝宴,有要事相商。”

心中虽有不少疑惑,周泽楷还是选择伸手接下礼服。他在接过礼服的同时,拿瓶子的那只手分出一根食指点向侍者眉心的方向。侍者悬着的一颗心还未放下,灵魂就被周泽楷抽走,肉体一碰到地面就化为尘埃。

吃完侍者的灵魂,周泽楷感受了一下体内的血脉,遥遥凝望着远空帝宫的方向吐出两个字:“约定……不够。”

手上精美的瓶子开始融化,化干净了,周泽楷手上最后剩下了一张纸。

“꧁→⇔●♩§”

淡淡地看完纸上的字后,周泽楷张开双翼,离开了碎陆。

  

帝宫

感应到侍者的死亡,叶修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微笑,对自己心中的计划又多了几分小小的把握。

旋转着的球形玄灵器模型上,密密麻麻的荧光线条交织在一起,不仅不显杂乱,反而乱中有序自成一体。

叶修伸手又划下一根细线,就走到一旁的桌子边坐下开始进行复杂的推衍。

这根线落下时自动与好几处的线条相交,看似融进了这些线的体系,却使本来规则的纹路又杂乱起来。

黑帝国的夜空下,一张千丝络的精细巨网正在逐渐编织成形,无人知晓网的大小,网住的是什么,甚至连织网人都不知已经迷失其中。

   
周泽楷悄无声息地落在叶修的房门口,伸手敲敲门。

叶修听到屋外的声响也是一惊,反应过来这是收到讯息的周泽楷。收拢了玄灵器,隐去推衍的痕迹,反手收好,这才去给周泽楷开门。

门一拉开,叶修就看见周泽楷安静地站在门口,面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小周来啦,进屋坐吧。”叶修将周泽楷招呼进门,关上。

周泽楷看着原来安放玄灵器的位置,“我送的,玄?”

叶修脑中一紧,“小周你是说你送我的那个玄灵器吗?我已经收好了,没舍得多用。”

周泽楷冲着叶修眨了一下眼睛,指指桌子,“气味?”

叶修无奈地摇摇头,挥手拉上纱帘,与周泽楷略微交谈了一番。

“嗯,好。明天?”

“对,就是明天。”